即便是那些暴徒的数量远远超出了他的估计

- 编辑:admin -

即便是那些暴徒的数量远远超出了他的估计

,即便是多年后那些专门研究这一次七二五暴乱事件的学者,也一直难以明白,京都乃是皇城重地,这些暴徒是怎样将这么多的军火运进来的?这也成为了华夏国历史上永久的一个迷!
 
    随着这些机关枪的出现,武警战士组成的防线彻底的崩溃,从开战到现在,他们也不过坚持了七分钟而已,一辆辆装载着重型机关枪的发疯一般的冲了过来,那名武警指挥官也被一颗子弹命中了脑袋,当场死亡!
 
    眼见武警战士这边只不过持续了七分钟就宣告崩溃,负责保护岳步秀的野战团团长**眉头一皱,第一时间下达了命令,命令麾下第三营营长亲自率领三百人前往前线支援,第三营,这可是这只野战团的战车车队,当下就有超过三十辆同样安装了重型机关枪的战车朝着这边奔去,他们的任务就是拦下这些暴徒!
 
    就算是死,也必须拦下!
 
    望着朝着这边快速聚集的野战战车,天耀门的成员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,他们反而狂踩油门,就这么勇往直前的朝着野战军的战士冲了上去!
 
    血飞正是其中的一员,他本来就是京都人,曾经也是一名退伍军人,更是一名优秀的司机,退伍后一直在京都开出租车,后来因为老实正直交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,可是好景不长,他的女朋友被京都某个政府官员的儿子看上,最后被其强暴,她的女朋友不甘受辱,最后跳楼自杀!
 
    血飞悲愤欲绝,找上了政府,想要为自己的女朋友讨回一个公道,可是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,那些政府官员相互勾结,哪里会为了他一个小人物得罪那位市政府高官,悲愤交织的他在一个夜总会门口蹲了七天的点,终于等到了那个凌辱了他女朋友的公子哥,手持一把菜刀想要杀死那公子哥,为自己的女朋友报仇,可是不知道是对方的运气好,还是其他的什么,那一刀竟然没有砍死公子哥,而自己反而被随后赶到的警察擒住!
 
    最后更是被送去了故意伤害罪送去了监狱,原本血飞还以为法律是公平的,没有判处自己死刑,后来他才知道,那是那个公子哥通过自己的关系故意让法院这么判的,这么做的目的就是玩死自己!
 
    那一段岁月,是血飞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黑暗岁月,每天都被疯狂的殴打,那个公子哥更是亲自前来看守所,对他进行摧残,他如今身上的一个个烟头烫的印记,就是那个公子哥给自己留下的!
 
    后来在被送往监狱的时候,自己浑身上下都是伤痕,也是在监狱里,血飞认识了天耀门的一名成员,后来在他的推荐下,自己加入了天耀门!
 
    而当天耀门的门主,那个被天耀门所有成员视为神一般的男子,在得知了他的情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九百六十八章 血战!不死不休!
 
    【阅.】远处的天台上,叶潇静静的看着这一切,看着那些死在暴动中的平民,看着那些奋不顾身死在枪口下的天耀门成员,看着那些身怀炸弹,和对方同归于尽的兄弟,再看到那些只是因为一条命令而死于无辜中的战士,他的心脏狠狠地抽动着!
 
    这一切,都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造成的,若不是自己一心要杀死岳步秀,就绝对不会有今日的惨剧,这一切本可以不必发生,可是自己真的没有选择!
 
    岳步秀害死了老首长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自己又能够做什么?
 
    自己什么都不能够做,自己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一步踏上权力的最高位,那些世家也好,那些高官也罢,他们在乎的是利益,他们只在乎自己家族的利益,他们中又有几人真正的为华夏国想过,为普通的百姓想过?
 
    一旦岳步秀真的坐上了那个至尊之位,他会对华夏国造成怎样的伤害?
 
    叶潇不能够让那样的事情发生,他不能够辜负老首长的期望,他只能够尽早的快刀斩乱麻,继斌是这是一个错误,即便是这样做的后果是罪孽滔天,但叶潇依旧没有半点犹豫,如果真的有罪,那所有的罪孽就让自己一个人承担吧!
 
    最后看了一眼还在吸引了野战团大部分战车的众人,叶潇的眼中蹦出了两行血泪,嘴里喃喃叨念了一句:“各位兄弟放心,你们的血不会白流,若是我不死,迟早有一天,我会让你们名字名留青史!”说完之后,叶潇转身就朝楼下走去,一身黑衣的叶玉白早早的在那里等候!
 
    此时,红旗轿车上,岳步秀依旧一脸的从容,即便是那些暴徒的数量远远超出了他的估计,但是他仍然没有半点紧张,至少,他的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紧张!
 
    野战团有着一千多人,此时已经分出去了三百多人拦截那些暴徒,还有**百人跟随在自己身边,而时间也过去了十多分钟,总部早应该接到了消息,最多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,支援的人就会到了,到时候不管他们有多少人,唯一的下场就是灭亡!
 
    敢于当众袭杀国家领导人,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包庇的罪状,这可是等同于叛国的罪状,岳步秀还是很好奇,好奇到底谁跟自己有这么大的死仇!
 
    车队已经驶入了另一条主干道,这条主干道也是属于交通管制,只不过一旦驶出了这条主干道,就不再是属于交通管制的范畴了,到时候会有更多的车辆,也会增加更多的变数,不管是岳步秀也好,还是野战团的团长也罢,都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!
 
    在得到了岳步秀的首肯之后,野战团的团长,下令所有人就地待命,他们将在这里等待援助!
 
    十分钟,只需要坚持十分钟援军就会源源不断的到来,他们也只需要坚持十分钟而已,在场还有**百名最精锐的战士,只不过坚持十分钟,不管是谁,都充满了自信!
 
    可就在这个时候,前方出现了巨大的马达声,然后众人就看到一辆巨大的卡车从一条支干道本了过来,尽管离红旗轿车还有数千米的距离,可是一旦等这辆卡车冲过来,依旧会对车上的主席造成巨大的威胁,团长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就要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摧毁卡车,却看到那辆巨大的卡车一个转向,竟然将脑袋转向了相反的方向!
 
    这是做什么?难道这不是暴徒么?只是一般的货运卡车么?
 
    可是很快,团长包括这些野战军的战士就立马明白了为什么卡车会转向,卡车的车厢大门在第一时间打开,然后就看到一辆小型坦克自卡车的车厢开了下来!
 
    坦克,这竟然是坦克,对方竟然将一辆坦克带进了四九城?他们是哪儿弄来的坦克?看着坦克的架势,这是一架很陈旧的坦克,估计很可能是二战时期的一些坦克,但他的的确确的是一辆坦克啊,在大城市中,就这么开进了这样的一辆坦克,天啊,这会造成怎样的伤害?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